番外二 何必此生多磨难
作者:十二曲栏杆 更新:2019-09-08

番外二 何必此生多磨难

一场让人屈辱的危机就这样解除,祭月的裙子短的让他发寒,连遮掩身份的假发都被扯掉了,整个人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脸上都是屈辱的神色。

“武哥,出什么事了?”一个瘦高的男子走过来,得体的西装上别着一个铭牌,正是这辉煌的经理。刚刚陪金牙阿三出去,这会应该是刚刚回来。这人年纪比陆武大了很多,却也恭恭敬敬的叫那年轻人武哥。

武哥这两个字是什么概念,祭月完全不懂,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社会暗处的人,从来不知道原来黑暗的世界势力可以这么庞大。

“谢……谢谢武哥!” 祭月对着那个为他解围的年轻人鞠了一躬,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能学着旁边的人叫了一声武哥。

“嗯,他新来的?叫什么名字?”那年轻人好像完全没把他当回事,直接给自己点了一根烟,眼睛粗略的扫过人一眼,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,只是淡淡的掠过,像是审查货物的眼神。

“是新来的,叫……你叫什么名字?领班没给你取艺名么?”经理瞥过祭月的胸口,并没有看见胸牌,每个人胸口都有一个写着自己名字和编号的铭牌,方便客人们点人或者投诉。祭月只是临时被拉来上台,还没有正式在店里登记。

“艺名?”祭月被眼前的情况搞的有点不知所措,他知道眼前的人都是他忍不起的,又生怕自己说出什么话忍他们不快,只能慌乱中强装镇定,“我叫小蘑菇。”话一出口祭月就有点后悔了,怎么说出来个这么脑抽的名字,祭月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,太没救了。

“小蘑菇?”表情淡漠的陆武一听却笑了,“挺好,好记。”

旁边的经理也为祭月捏了一把汗,小蘑菇,这名字听起来就淫/荡啊,亏他想得出来。“武哥,既然觉得不错,天也不早了,您那房间还给您留着呢。”经理明显的话里有话,他不用明说陆武也听得出来。

陆武抬头又在祭月身上扫了一圈,“小蘑菇是吧,来吧。”

“啊?”祭月有点蒙,抬起头的时候,陆武已经自顾自往前走了。刚刚是叫我么?要不要跟上去?

“快去吧。” 不知为何经理看他的眼神多了一丝和蔼和欣慰,让祭月一瞬间就联想到把女儿嫁出去的娘。

祭月就算再不经人事,也明白了陆武话里的意思。这是要他……去和他上床……祭月有些微的惊讶,心里却有那么一丝喜悦。也许是因为陆武救了他,也许是因为陆武那卓然的气质让他心动,也许是因为有了之前那个胖男人的对比,显得陆武更加英俊不凡。

如果非要跟一个男人滚床,很明显陆武是更好的选择。

陆武在辉煌常年包了一间房,说包也不算贴切,是辉煌的人孝敬他的。这里就算是陆武的一个行宫,兴头来了就在这里歇两天,找个看得上眼的小鸭子作陪,做点快活的事儿。

经理把两人送到了门口,又送了一瓶葡萄酒和一个纸箱子,就讳莫如深的走了,留下小蘑菇一个人坐在那柔软的沙发上不知所措。

他只能确定两件事,一是这个人是个大人物,二是他叫武哥。

他的脾气秉性,祭月完全不了解,但是应该不算是坏人吧,毕竟他救了自己。

“要不要喝点酒?”陆武已经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,身上只穿着一件休闲衬衫,还解开了几个扣子,露出若隐若现的胸膛,和衣服里让人血脉喷张的肌肉。陆武丝毫不介意祭月那偷偷打量的眼神,倒了一杯酒递到人面前。

祭月出于本能摇摇头,随后又快速点点头。他从小就不能喝酒,烟酒都不沾,乖巧的像个文静的小女生。所以他的酒量并不好,逢年过节的喝点啤酒就会醉了。上了大学社团出去吃饭,每次被问及要不要喝酒时,他都第一个摇头。

然而这次坐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他的同学,祭月立刻否定了自己之前的态度,他对陆武有着天然的惧怕,做什么都很局促。

“那就喝了它。”陆武看见小蘑菇前后不一的态度,觉得有趣,将手中满满一杯葡萄酒递了过去。葡萄酒虽然普遍度数比较低,喝起来也仅仅是为了点缀气氛,但是后劲还是相当的大的,尤其是这么一大杯,根本就是存心让小蘑菇醉倒。

祭月没有让陆武失望,一杯酒下肚,脸上立刻飘起了红晕,虽然脑袋还清醒,身体却有些发飘。

祭月靠坐在沙发上,浑身腾起一阵阵燥热,祭月忍不住扯了扯自己的领子。

陆武笑看祭月的动作,T恤是圆领的,怎么扯都不可能扯开,祭月的动作只能是徒劳。陆武最后上前从祭月腰那往上卷起了T恤,手掌抚摸着祭月的侧腰和肋骨。

比灼热的体温低了一些温度的手掌十分舒服,祭月忍不住就哼出声来,配合的将自己的身体往人手上蹭,渴望得到更多的抚摸。

“这么主动?” 陆武被祭月的动作逗弄的起了兴致,把衣服更向上卷起,用指甲捏住了祭月胸口的红粒。

“啊……”祭月模糊的意识像是划过了一道闪电,身体被点击一样哆嗦了一下。说不上是舒服还是痛苦,麻木的胀涩感,还时不时闪过细小的电流。

陆武的手指十分的有力,揉捏搓压间,那个小小的红粒已经挺立充血,昭示着这感觉有多么强烈。

“舒服么?”陆武在祭月的耳边发问,口中呼出的热气吹进祭月的耳朵里,惹来祭月又一阵哆嗦。

“舒服……”祭月的声音很小,脸上都是红晕,也不知是因为酒劲儿还是因为羞耻。

“另一边要不要?”陆武的手指大力揉搓着已经挺立的红豆,另一只手在另一边的红豆旁边打着转。

“要……”祭月的脸更红了,虽然酒醉,他也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 身体被这样玩弄,却还说出这样的话,这样的认知让祭月更加羞耻,身体反而更敏感了。

“大点声,告诉我你要什么?”陆武以往从没有这样好兴致,以前的那些个小鸭子个个手法高超,一叠声的**,从没有这样青涩的,也就没有什么调/教的必要。

“要你的手……来摸我……”祭月咬了咬嘴唇,说出更加羞耻的话,连耳朵尖都红通通的。

“摸你哪里?”陆武的手指仍是绕着祭月的红豆周围画着圈,越是渴望越是游离,让祭月的身体挺起不自觉的追逐着手指。

“摸……摸……”可能是要说出的话太过羞耻,祭月停顿了半晌,最后咬了咬牙,说出了口,“摸我的乳/头。”

“原来你这么喜欢被摸这里啊,真是个淫/荡的身体。”陆武的手指如愿的开始爱抚祭月的另一边乳/头,两边的刺激之下,祭月的下身很快的勃/起。

陆武也被祭月一声一声的喘息呻吟搞的浑身燥热,几下就脱了祭月的上衣,伸手刚要扯下祭月的小短裙的时候,忽然觉得这裙子异常性感,留着反而更好。

陆武一把将祭月抱起,放到房间内的桌子上让祭月成趴着的姿势,身上的短裙过于短了,从后面能看见露出的内裤边缘。陆武伸手探进裙子里,隔着内裤布料摩擦着那柔嫩的位置。

祭月的胳膊拄着有些凉的钢化玻璃桌面,身体不由自主的紧缩。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,紧张中还有一丝期待。

陆武扯掉了祭月的内裤,有些潮湿粘滑的手指抚上了祭月的股沟,顺着下滑到那中心地带,细心抚过每一丝褶皱,最后将一根手指寸寸楔入到那紧致的嫩肉里。

年轻的身体未经开采,紧的像是要把人的魂儿吸出来。陆武的手指上沾满了滑腻的润滑剂,在祭月的身体里不断进出着。最后找到那致命的一点,直接用手指按压给予最强烈的刺激。

“啊……!”祭月瞪大了眼睛,身体里流转着不可思议的快感,像是要直接淹没他的理智,连胯骨都跟着灼烧。“不行……太刺激了……放手……”

“这么爽?你这身体还真是适合被男人上啊。”陆武嘴里说着羞辱的话,身下更为兴奋,手指并没在人身体里留太久就撤出,难得的有些着急的将自己的硕物顶在了那一开一合的位置。“小蘑菇是吧,来尝尝武哥的大蘑菇。”

说着陆武就一个挺身将自己送入,立刻被一种紧致柔软包围,祭月的嗓子深处发出沙哑的呻吟,手指紧紧抠着桌子边缘,半张着嘴喘气缓解身体忽然被侵入的强烈痛感。

难言的疼痛中夹杂着被填满的饱胀感,祭月想要挣扎都做不到,只能一动不动任由对方侵犯。这原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,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。

陆武被那快感牵引,尽情品尝着这从未被人开采过的处子之地,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撞击,使得整个桌子都发出吱呀的声响。祭月的呻吟被撞碎,被短裙盖住的小屁股不断吞吐着陆武身体的一部分。陆武浑身的细胞都兴奋的战栗,许久没有人能让他这么舒爽。

陆武转动着腰,更加深入进入祭月的身体,故意似的往那要命的一点撞击,像是打夯似的抽送使得祭月承认着巨大的快感和折磨,身下的“小蘑菇”已经鼓胀不堪,渴望着爱抚和释放。

陆武也发现了这点,从身边的纸箱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皮箍,套在了那“小蘑菇”的根部,使得他无法泻出。

快感积聚的越多,小蘑菇就越加痛苦,这种极度想身寸却无法发泄的痛苦让他的理智都开始破碎,嘴里喊着他自己都不明白的含义不明的话语。“求求你……让我去……求求你停下来……受不了了……不行了啊……”

陆武听着这销魂的叫声,反而更加有了感觉,越加持久的动作着。近乎野蛮的猛烈撞击,使得小蘑菇屁股里头一片酸麻胀痛,却带来无法比拟的强烈快感,连腰侧肌肉都一颤一颤的收缩着,甜美的滋味蔓延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却又保函着折磨。

最后终于到了高峰,陆武用最深入的姿势向里头插/拔片刻,将火热的白浊洒在祭月体内。舒爽的感觉涌遍全身各处,陆武的呼吸都有些发颤。半晌陆武才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忘了带T,他和其他的男孩办事的时候都会带T,因为这欢场里的人没几个干净的,指不定就染上什么病。但是面前的这个男孩,却让陆武无比的信任,几乎一眼就可以断定他是干净的,干净到连T都不用带的地步。

桌子上的祭月已经近乎昏厥,那种要身寸不得的折磨,让他身体都有些抽搐,腿间还在向外流着灼热的液体,身体里的快感却全部堆积到极限而不能爆发,祭月的眼角全是泪痕,桌子上有着明显的一滩水渍。

“哭了?”陆武的大手擦去祭月眼角的泪,将人抱起坐到沙发上,从身后将人圈住,让祭月的后背靠着他的胸膛,一个可以提供安全感的姿势。

“求你……我不行了……”祭月转过头,将脸埋进陆武的肩窝里,声音闷闷的带着哭腔,显然是已经忍耐到了极限。

“不哭,马上就舒服了。”陆武被祭月的小脸磨蹭的心都软了,有些不忍将那禁锢着的皮箍摘下,同时用手指灵活的刺激着祭月那已经到了极限的器官。

不到两分钟祭月的身体就直直的挺起,尖叫着身寸出白浊的液体。

陆武起身将祭月放在了卧室里的那张大床上,转身拿了衣服就要出门。

“武哥,你去哪?”祭月的嗓音带着情/事之后特有的沙哑,有些急切叫住了陆武。

“乖乖等我,我会想着你的。”陆武低下头,在祭月的脑门上印下一吻。

“嗯,我会一直等着你。”小蘑菇点点头,脸上全是幸福的笑容。

对待每个情人,陆武都说过这样的情话,陆武知道在完事之后的一句温柔话语,可以让对方从身到心的舒爽。陆武不知道会有那么一个人,真的把这句话当真,并且真的在每日每夜等着他,等了他整整八个月才等到他的回心转意。

这次换我等你吧,陆武在枪声中闭上眼,如是想到。